随着都市圈的快速发展,连接都市圈卫星城和中心城区的市域铁路也迎来巨大发展空间。

国务院办公厅17发布《关于推动都市圈市域(郊)铁路加快发展的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提出,在充分利用既有资源的基础上,重点支持京津冀、粤港澳大湾区、长三角、成渝、长江中游等财力有支撑、客流有基础、发展有需求的地区规划建设都市圈市域(郊)铁路,强化都市圈内中心城市城区与周边城镇组团便捷通勤,其他条件适宜地区有序推进。

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研究员冯奎对第一财经分析,都市圈是未来几十年最有潜力的增长空间,近年来成长迅速,主要反映在核心城市与周边中小城市的通勤人口大量增加。通过都市圈市域铁路建设,加快交通补短板,能实现经济与民生、产业与城市、投资与消费、短期与长期多种综合效益。

必须公交化运营

12月16日,在12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,相比较而言,市域(郊)等铁路发展还比较滞后,一定程度上影响都市圈轨道交通网络效率。在城际和市域(郊)铁路错位发展方面,孟玮表示,关键是要准确把握好城际和市域(郊)铁路定位和路网功能

那么,市域铁路的定位是什么?

《意见》明确,市域(郊)铁路主要布局在经济发达、人口聚集的都市圈内的中心城市,联通城区与郊区及周边城镇组团,采取灵活编组、高密度、公交化的运输组织方式,重点满足1小时通勤圈快速通达出行需求,与干线铁路、城际铁路、城市轨道交通形成网络层次清晰、功能定位合理、衔接一体高效的交通体系。

技术标准方面。市域(郊)铁路新建线路单程通行时间宜不超过1小时,设计速度宜为100—160公里/小时,平均站间距原则上不小于3公里,早晚高峰发车间隔不超过10分钟。

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对第一财经分析,市域铁路必须要比地铁快,设站少,但是必须要有客流,否则光快也没意义。相比高铁、城际铁路,市域铁路必须公交化运营,必须与地铁系统连接起来,必须要和地铁一样,刷卡进站。但现在很多地方的市域铁路用的是国铁线路,采取的是委托运营的方式,和城市的地铁没有紧密连接,这样很不方便,坐的人很少。

当前,市域铁路一方面是来源于既有的国铁线路。另一部分是新建线路,新建线路主要由城市地铁公司来建设运营。《意见》要求,要优先利用既有铁路,有序推进新建项目。其中,在既有铁路方面,要结合城市空间布局优化和铁路枢纽功能调整,加强对既有铁路资源利用的可行性论证,鼓励具备条件的城市内部铁路功能合理外迁,充分挖掘和释放运力,积极创造条件开行市域(郊)列车。

赵坚说,市域铁路的发展首先还是要应该利用好既有的国铁线路,随着城市的发展,国铁的货运离市中心越来越远。这个过程中,需要进行体制机制改革,把这些利用率不高的旧线路交给城市运营,或者卖给城市。这样一方面国铁可以获益,另一方面交给城市地铁运营也会更为方便,可使得市域铁路跟城市地铁紧密连接。

此外,由于行政区划原因,一些中心城市、大城市虽然与周边的中小城市联系十分紧密,但市域铁路的建设推进十分缓慢。

冯奎告诉记者,都市圈这一层级往往涉及到不同的行政区,因而在铁路规划、投资、运营、维护方面就存在着体制机制的壁垒障碍。在如何形成合理的收益上,也因为种种体制矛盾,使得大家都看好的规划建设项目长期落不了地。因此,加快推进市域铁路建设成为都市圈、城市群治理的核心问题之一,加快都市圈市域铁路的建设探索,能为都市圈、城市群治理积累经验,是重要的突破。

哪些城市可以建?

除了利用既有的铁路之外,新建市域铁路也存在非常大的发展空间,这也是当前我国扩大有效投资领域的一个重要方面。

《意见》提出,全面放开改造既有铁路开行市域(郊)列车的项目实施条件,城市政府和铁路企业协商决策后即可组织实施。在充分利用既有资源的基础上,重点支持京津冀、粤港澳大湾区、长三角、成渝、长江中游等财力有支撑、客流有基础、发展有需求的地区规划建设都市圈市域(郊)铁路,强化都市圈内中心城市城区与周边城镇组团便捷通勤,其他条件适宜地区有序推进。

赵坚分析,市域铁路建设成本非常高,因此客流很重要,怎么建设必须要跟城市的发展规划结合起来。市域铁路不是所有城市都可以建。最好要500万以上的大城市。如果是中小城市,中心城区的密度还比较低,客流量小,就没有必要。

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,传统的三大都市圈后续发展空间依然较大,同时成渝双城和长江中游的发展机会也会上升。后续在成都、重庆、武汉、郑州等城市,预计类似铁路规划的力度会强化,具有非常好的意义。相关房企拿地也可以关注此类区域,尤其是周边的城市群以及工业区布局较广的区域。

赵坚说,现在市域铁路最大的问题是和城市规划没有紧密结合起来,现在很多铁路做市域铁路以后,客流量比较小,因此出现严重亏损。他认为,未来新建铁路必须要和城市发展、人口集聚、房地产开发等方面结合起来。

《意见》也提出,要加大市域(郊)铁路沿线和站点及周边土地综合开发强度,合理确定综合开发规模和实施方案,统筹地上地下空间复合利用,积极推广地下空间开发、轨道交通上盖物业综合开发等节约用地的技术和模式,打造站城融合综合体。

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、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,市域铁路速度介于地铁和城际铁路之间,既方便,速度又快。加快市域铁路发展,对于大城市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。以广州为例,外围的花都、南沙、从化等地,到市中心,坐普通地铁的话要1个小时甚至更长。但是随着市域铁路尤其是市域快线的建设,时速快了很多,半个小时就可以到。这样一来,一下子把外围区域纳入进来,外围区域变成了可以通勤的区域。

胡刚说,外围的区域土地面积很大,地价又便宜,在交通起来后,土地开发、产业也都会起来。外围的房价比较低,也有利于吸引人们落户,进而进一步降低中心区的人口密度。

严跃进分析,《意见》对于一些都市圈的郊区、城镇组团、工业区、旅游区等都有积极的作用。相比过去的政策,此次政策明确了“串联”的概念,有助于推动相关区域的更好发展。尤其是对于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域,后续相关城镇的发展规划预计会提速,这是具有积极作用的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yellowdognigeria.com